千鹤茶苗为您提供优质茶苗

基于近20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信息分析茶学基础研究现状

2020-07-07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已阅读

茶学是一门是以农学为基础,融合了经济贸易、文化、食品科学、化学、工学、生物化学、医学等学科的理论和技术,理论与应用结合紧密的一门交叉学科。茶学研究涵盖从茶园到茶杯全过程,形成了茶树种质资源与遗传育种、茶树生理营养与栽培学、茶树植物保护、茶叶生物化学、茶叶加工与品质形成、茶叶机械、茶叶质量安全、茶与医学健康等分支学科[1]。茶学历史悠久,是我国二级学科中具有特色的传统学科。基础研究是引领和支撑学科发展的源头动力和核心。国家自然科学基金(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NSFC)是我国支持基础研究的最主要渠道,也是基础研究经费的主要来源。综合考虑定位倾斜、投入规模、资助范围和数据准确性等因素, NSFC资助情况更能全面、真实地反映我国基础研究的研究水平和活跃程度[2]。本文在对我国1999-2019  NSFC 资助的涉茶项目进行统计分析的基础上,分析了我国茶学学科基础研究现状、特点和发展趋势,旨在为科研人员选题提供思路,助力我国茶学基础研究能力提升,促进茶学学科发展。
数据来源和统计分析
本文数据均来源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管理信息系统( ISIS 系统)和科学网。对1999-2019  NSFC 所有茶学领域立项项目信息原始数据,通过在项目名称、关键词和摘要中检索”“茶叶”“茶树”“茶园”“茶汤”“茶食”“绿茶”“普洱茶”“红茶”“乌龙茶”“白茶”“黑茶”“茯茶”“砖茶”“儿茶素”“茶多酚”“茶皂素”“茶氨酸”“茶尺蠖”“EGCG”“ EGC”等关键词,并筛除苦丁茶等非茶类的项目,进行整理、甄别,得出 1999-2019  NSFC 资助涉茶项目 645 项,并针对这些项目基本情况建立了 Excel 数据库。利用 Microsoft Excel 对项目名称、依托单位、负责人、项目类别、资助经费、项目所属学科代码等相关数据进行了统计和分析。
结果与分析
2.1 NSFC 资助茶学领域项目总情况
2.1.1 资助项目数和资助金额年度分布情况
1999-2019  NSFC 资助茶学项目共 645项,资助项目数呈逐年扩大趋势,其间偶有起伏(图 1)。从 1999 年的 1 项增加到 2017-2019年的 60 余项,呈现 3 个发展阶段特征: 1999-2004 年为缓慢发展期,年度资助项目数在个位数; 2005-2010 年为逐渐上升期,年度资助项目数增加到两位数,大部分年份在 13项以上,最高到 29 项; 2011-2019 年为跃升发展期,年度资助项目数增加到 35 项以上,最高达 68 项。

 

1999-2019  NSFC 资助茶学领域项目金额达到 25 483.6 万元。从年度资助金额来看,总体呈逐渐增加趋势,其增加趋势与资助项目数趋势相同。经费从 1999  14 万元增长到 2019年项目直接经费达 2 807 万元,特别是 2011 年度起国家对基础科研投入增加, NSFC 面上项目和地区基金项目研究期限从 3 年延长到 4年,项目资助强度大幅增加,从 2011年开始,茶学年度资助项目金额达到 1 000 万元以上,并稳定在 1 500 万元以上, 2011年项目含管理费总经费共计 2 926 万元, 2019 年资助项目直接经费达到 2 807万元,如果加上间接费用(约占直接费用的17%[3],年度资助总金额超过2011 年度,达到历史最高值。
2.1.2 项目平均资助金额情况
1999-2003 年,茶学 NSFC 项目平均资助金额在 20 万元以下;自 2004 年起,达到20 万元以上;自 2009 年起,达到 30 万元以上(仅 2010 年略有回落)。 2014 年,平均资助金额为 55.65 万元,达到最高( 2015 年及之后项目以不含间接费来计算)。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随着我国经济实力的增强对基础科研的研究投入也在逐渐加大。
2.2 NSFC 资助茶学领域项目类型情况
NSFC 资助格局为适应基础研究资助管理的阶段性发展需求,不断变化,到十二五末, NSFC 逐渐发展成由研究类项目、人才类项目和环境条件类项目三大系列组成的资助体系; “十三五期间,逐步构建探索、人才、工具、融合四位一体的资助格局,其中探索类项目系列包括面上项目、重点项目、国际(地区)合作研究项目等,人才类项目系列包括青年科学基金项目、地区科学基金项目、优秀青年科学基金项目、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项目、创新研究群体科学基金项目等,工具类项目系列包括国家重大科研仪器研制项目等,融合类项目系列包括重大项目、重大研究计划项目、联合基金项目和基础科学中心项目等。 NSFC 资助茶学领域项目主要涉及探索项目和人才项目系列,融合类项目较少,工具系列项目没有获得过资助。
2.2.1 资助项目类型分析
 1999-2019  NSFC 资助茶学领域 645项项目类型的统计分析,发现主要分布在面上项目、青年科学基金项目和地区科学基金项目 3[4]。其中面上项目 288 项,资助经费 15 365万元,分别占 NSFC 资助茶学领域项目总数的44.65%和资助经费的 60.29%;青年科学基金 251项,资助经费 5 641.20 万元,分别占 NSFC 资助茶学领域项目总数的 38.91% 和资助经费的22.14%;地区科学基金 87 项,资助经费 3 431万元,分别占 NSFC 资助茶学领域项目总数的13.49%和资助经费的 13.46%;上述 3 类项目共 626 项,资助经费 24 437.20 万元,分别占NSFC 资助茶学领域项目总数的 97.05%和资助经费的 95.89%
另有 NSFC-国际(地区)合作研究项目 6项、海外及港澳学者合作研究基金 2 项、优秀青年基金 1 项、应急管理项目 3 项、重大研究计划 1 项,主任专项基金项目 5 项以及 NSFC-云南联合基金 1 项, 19 项资助金额共 1 046.40万元,占 NSFC 资助茶学领域项目总数和资助金额的 2.95% 4.11% 21 年来,涉茶领域仅获得 NSFC 重大研究计划项目 1 项,优秀青年基金项目 1 项,其他如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重点项目等未获得资助,说明小学科在大学科、大融合中的发展难度,也是未来茶学同仁加大交流合作、努力争取的目标。

 

1)面上项目资助分析面上项目是NSFC 资助的标志性项目,自 1986  2 NSFC成立时设立,主要支持科技人员在NSFC 资助范围内自主选题,开展创新性的科学研究。资助项目从 1986 年到 2019 年资助规模不断壮大,从 3 433 项增加到 18 995 项;项目资助强度从 1986 年到 2019 年也不断提高,资助金额从平均每项 2.77 万元增加到 58.58万元(直接经费)[3]
茶学领域面上项目年度资助规模总体呈不断增加趋势。从面上项目年度分布情况来看(图 2), 2007 年以前,除 2005 年获得 13 项资助之外,其余均不超过 6 项, 2008 年开始,面上项目资助取得突破,均保持在 10 项以上,最高获得 30 项面上项目( 2011 年)。近 3 年来,面上项目规模保持一个稳定趋势,侧面反映出主持该项目的科研人员数量和质量处于稳定增长阶段。面上项目资助金额和资助强度总体呈不断增加趋势。面上项目资助金额呈现 4 个阶段特征:
1999-2003 年,年度资助金额为 11~67 万元;2004-2010 年年度资助金额上升到一个新的平台,为 130~519 万元; 2011 年资助金额再次跃升, 2011-2014 年年度资助金额稳定在 1 361~1 988 万元; 2015-2018 年年度资助直接经费额度稳定在 854~1 532 万元,其中 2017 年达到最高 1 532 万元。面上项目平均资助强度也呈现 4 个阶段特征: 1999-2003 年平均项目资助金额为 11~17 万元; 2004-2010 年平均项目资助金额上升到一个新的平台达到 20万以上,为 21.67~33.27 万元; 2011 年项目平均资助金额再次跃升至 55 万元以上, 2011-2014 年项目平均资助金额稳定在 57.10 万以上,且逐步增长, 2014 年达到最高( 82.83 万元); 2015-2018 年项目平均资助直接经费额度稳定在 56.24~61.00 万元。
2)青年科学基金项目资助分析: 1987年设立实施的青年科学基金项目是 NSFC 资助的主要项目类型,主要支持青年科技人员(男 35 周岁、女 38 周岁以下)在 NSFC 资助范围内自主选题、开展基础研究工作,培养青年科技人员独立主持科研项目和进行创新研究的能力。但在 1987 年至 2007 年,青年科学基金项目作为面上项目的一个亚类管理。自成立以来,青年科学基金项目资助规模不断壮大,资助强度不断增加。 1987 年青年科学基金资助项目 97 项,项目平均资助金额 3.53 万元[5] 2019 年青年科学基金资助项目增加到17 966 项,单项平均资助增加到 23.42 万元。
1999-2019 年的 21 年间,茶学领域青年科学基金项目年度资助规模总体呈不断增加的趋势(图 2)。 21 年间仅有 4 年( 1999 20002001 2003 年)未获得 NSFC 青年基金项目资助, 2008 年从之前的 0~2 项增加到 6 项, 20092010 年逐步增加,并稳定在 10 项,到 2011 年资助数量达到 23 项,获得一个大的跃升。 2012年总经费突破 500 万元并达到 600 万元, 2015年项目数量最高达到 30 项。 2017-2019 年年均总经费稳定在 600 万元以上,其中 2018 年总经费最高,达到 706.5 万元。青年科学基金项目资助金额和资助强度总体也呈不断增加趋势,年度项目资助总金额呈现 2 个阶段特征:1999-2010 年,从零资助逐渐增加,直至获得200 万元资助; 2011-2019 年,资助总经费达到 380~706.5 万元,但项目资助强度变化不大,基本维持在单项资助金额区间为 16.50~24.36万元。由此可见, 2008 年后更多青年科技人员成长为茶学研究领域的新生力量,受到 NSFC项目资助的项目数和总金额逐年递增。
3)地区科学基金项目资助分析: 1989年开始设立的 NSFC 地区科学基金项目,用于支持特定地区部分依托单位的科技人员在科学基金资助范围内开展创新性的科学研究,培养和扶植该地区的科学技术人员,稳定和凝聚优秀人才,为区域创新体系建设与经济、社会发展服务。支持的特定地区从开始时的新疆、内蒙古、广西、海南、宁夏、青海、西藏等 7个省(自治区),至 2018 年资助覆盖面已达内蒙古、宁夏、青海、新疆、西藏、广西、海南、贵州、江西、云南、甘肃、吉林(延边)、湖北(恩施)、湖南(湘西)、四川(凉山、甘孜、阿坝)和陕西(延安、榆林)等地。项目资助规模和资助强度不断增加。 1989 年地区科学基金资助项目 106 项,平均每项资助 2.45 万元; 2019 年增加到 2 960 项,平均每项资助37.33 万元。
茶学领域地区科学基金项目年度资助规模呈不断增加态势,但与面上和青年基金两类项目相比,增加幅度较小。从图 2 可以看出,2010 年之前,年度间分布极度不均衡,大部分年度没有获得资助或只有 1~2 项资助, 2007年度最多,为 4 项; 2011 年资助数量突然增加到 9 项,项目资助总经费 433 万元,之后略有回落; 2017 年创新高达到 15 项,项目资助总经费 549 万元。由此可见,我国中西部地区茶学领域研发力量正在得到逐步增强,并有很大潜力。
地区科学基金项目资助金额和资助强度总体也呈不断增加趋势,可分为两个阶段:1999- 2010 年年度总经费最高为 91 万元( 2007 年),单项平均经费不超过 25 万元;2011-2019 年增加到年度总经费 152 万元以上,最高在 2017 年达到 549 万元,单项平均经费在 2011-2014 年维持在 46.78~50.67 万元, 2015 -2019 年平均直接经费回落到36.60~40.27 万元。
2.2.2 资助项目系列分析
NSFC 资助茶学项目按所属项目系列分类统计,探索项目系列(包括面上项目、重大研究计划、国际(地区)合作与交流研究项目)共获得资助 295 项,资助金额 15 944.40 万元,分别占 NSFC 资助茶学领域项目总数和资助金额的 45.74% 62.57%;人才项目系列(包括优秀青年科学基金、青年科学基金项目、地区科学基金项目和海外及港澳学者联合基金)共获资助 341 项、金额 9 240.2 万元,分别占NSFC 资助茶学领域项目总数和资助金额的52.87% 36.26%;融合项目系列(包括联合基金项目、应急和专项基金项目)共获得资助 9项、金额 299 万元,分别占 NSFC 资助茶学领域项目总数和资助金额的 1.40% 1.17%
2.3 茶学受资助项目所属学部及学科分布情况
2.3.1 资助项目学部分布及变化情况
1999-2019 年受资助的茶学领域 NSFC项目,覆盖了 NSFC 所有 8 个学部,共 645 项,涉及学科代码 236 个(表 1),其中以生命科学部项目最多为 471 项,占 73.02%,经费 18760.0 万元,占 73.62%;医学科学部项目 80项,占 12.40%,经费 2 965.7 万元,占 11.64% 2010 年国家自然料学基金委员会正式设立医学科学部,将医学科学从生命科学中独立出来,有关医学科学的项目采用新申请代码,1999—2009 年涉及医学的茶学资助项目按生命科学部统计);化学科学部项目 34 项,占5.27%,经费 1 402.4 万,占 5.50%;地球科学部项目 44 项,占 6.82%,经费 1 548.5 万元,占 6.08%

 

按照年度分析可知, NSFC 资助茶学领域项目,在 2004 年及以前主要集中在生命科学部,涉及其他学部的资助项目较少,之后逐渐出现其他学部的资助项目。 1999—2019 年涉茶领域在生命科学部共获得资助项目 471 项经费 18 760.00 万元,表现为 3 个阶段特征:1999—2004 年处于平缓期,每年生命科学部资助项目不足 6 项; 2005—2010 年为缓慢增长期,项目数在 9~23 项之间; 2011—2019 年为跃升发展期,除 2013 年只获得 21 项资助外,其余每年资助项目在 34 项以上,年度资助金额均保持在 1 000 万元以上,其中 2019 年首次同时获得了优秀青年科学基金项目资助和国际合作研究项目各 1 项。在 471 项项目中,面上项目 215 项,总经费 11 449 万元;地区科学基金项目 65 项,总经费 2 556 万元;青年科学基金项目 182 项,总经费 4 099 万元;其他类型项目 9 项,总经费 656 万元。从 2002 年开始出现化学科学部资助的茶学研究项目,但是每年获得资助项目均不多,仅在 1~4 项之间,特别是在 2003 2006 年和2007 年未获得化学科学部相关资助项目。在34 项项目总经费 1 402.4 万元中,面上项目 21项,总经费 1 128 万元;地区科学基金项目 2项,总经费 55 万元;青年科学基金项目 8 项,总经费 184 万元;其他类型项目 3 项,总经费35.4 万元。
2004 年茶学研究项目得到地球科学部资助以来,整体上呈逐年增加的趋势(除2006年未获得该学部资助项目外)。但是,资助项目数量最多的年份也只有 8 项( 2016 年)。在44 项项目总经费 1 548.5 万元中,面上项目 16项,总经费 788 万元;地区科学基金项目 5项,总经费 208 万元;青年科学基金项目 22项,总经费 532.5 万元;其他类型项目 1 项,总经费 20 万元。
 2010 年开始出现医学科学部资助的涉茶项目(因 1999 年就有医学专业涉茶资助项目,但 2009 年以前医学专业设在生命科学部,1999-2009 年共 19 项), 10 年来共获得 80项项目资助总经费 2 965.7 万元。其中面上项目 32 项,总经费 1752 万元;地区科学基金项目 9 项,总经费 361 万元;青年科学基金项目34 项,总经费 702.7 万元;其他类型项目 5项,总经费 150 万元。 2010 年获资助项目占到涉茶总资助项目的 32.14%,占当年资助金额的 29.30% 2011 年资助项目数量 16 项,为20 年间最高,占当年资助项目数的 24.62%,占资助金额的 25.46%,此后除 2017 年医学部获得 10 项项目资助总经费 356.2 万元外,占到当年涉茶总资助项目的 14.71%,占当年资助金额的 13.11%,其余年份均不超过 10 项,维持在 4~9 项,总经费为 108~343 万元,分别占当年资助项目和资助总经费的 8.00%~18.92% 6.15%~18.12%
2012 年以来,在工程与材料科学部每年仅持续有 1 项资助,共计 8 项,总经费 375 万元。可见,我国涉茶机械工程与材料研究方面还很薄弱,需要进一步加大研究。
2.3.2 资助项目在生命科学部学科分布情况
茶学申请项目在生命科学部不同学科(三级学科)获得资助的能力不断增强,资助学科呈现分散但相对集中的趋势,说明茶学优势学科分支在得到快速发展的同时,一部分相对弱势的茶学学科分支也开始得到发展。 1999-2019 年生命科学部共资助涉茶项目 471 项,总经费 18 760 万元,所属学科代码 123 个。资助项目和所属学科从 1999-2004 年的最多项和 6 个,增加到 2005-2010 年的最多 23项和 16 个( 2009 年),随后从 2011 年开始,除 2013 年( 21 项项目和 9 个学科代码)之外,逐步稳定在 30 项项目和 16 个学科代码以上(图 3),说明在生命科学口申请获得项目基本达到了稳定状态。而生命科学部资助的涉茶项目中,面上、地区、青年科学基金以及国际合作和其他类型项目随着年份的资助项目数和经费数变化见图 4

 

 

茶学(茶树培育)学科在 2008 年之前没有专门的 NSFC 学科代码目录,在 2008-2009年开始列入 C041104 2010-2018 年列为茶树培育 C161104(归属二级学科代码 C1611经济林学), 2019 年茶学列入新增二级学科代码茶学 C1504(包含 C150401 茶树生理与栽培学, C150402 茶树种质资源与遗传育种学和C150403 茶叶加工与品质形成),是 NSFC 茶学领域资助项目数最多的学科。从 2008 年有专门学科代码开始统计, 2008-2019 年相关代码下共计获得 201 项,占生命科学部茶学领域资助项目数的42.68%,占 NSFC 资助茶学领域项目数的 31.16%;资助金额达 9 101 万元,占生命科学部茶学领域资助项目金额的48.51%,占 NSFC 资助茶学领域项目金额的35.71%。由此可见,目前涉及茶学研究的代码还远远不能满足当前有关茶学相关的研究内容的需要,建议增加类似茶叶质量安全、茶与健康等相关研究代码。
2.4 NSFC 资助项目依托单位及所在区域分析
2.4.1 茶学受资助项目依托单位年度变化情况分析
项目依托单位随着年份的数量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一个学科的热点程度。从图 5可以看出,随着 NSFC 对茶学领域资助规模的扩大,年度获资助的依托单位数呈现不断增加趋势,与资助项目数的趋势基本相同。 1999-2005 年,依托单位数量从 1 个逐步增长到10 个; 2006-2007 年略有回落; 2008-2010年,依托单位数量突破 10 个,并于 2010 年达到 23 个; 2011-2016 年,依托单位数量保持在 28 个依托单位以上,并于 2015 年最高( 39个)。 2017-2019 年,资助项目虽然超过了 60项,但是依托单位数并无明显增加。但是从历年的资助项目数和依托单位比值来看,系数维持在 1.00~2.10,表明涉茶项目在依托单位上集中度不够,分散性较大。

 

项目依托单位获得的资助项目数量的变化也反映出一个学科的基础研究优势单位情况。对 1999-2019 年申请涉茶项目获得 NSFC项目资助依托单位统计,我国共有 155 家依托单位获得过 NSFC 茶学项目资助,其中获得 1项资助的依托单位有 76 家,获 2 项资助的依托单位有 27 家,获 3 项资助的依托单位 11 家,获 4 项及以上资助项目的共 41 家依托单位(表2)共获得资助项目482 项和 19 471.5 万元经费,分别占 NSFC 资助茶学领域项目总数和资助金额的 74.73% 76.41%。有 10 家依托单位获得 10 项及以上项目资助,均为从事茶学研究的研究所或设有茶学系的大学,共获得资助项目 312 项和 13 469.5 万元经费,分别占NSFC 资助茶学领域项目总数和资助金额的48.37% 52.86%

 

 

1999-2019 年累计获得 10 项及以上项目的依托单位共 10 家,其中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和安徽农业大学获得资助项目数分别为 79 项和 76 项,占 NSFC 资助茶学领域项目总数( 645 项)的 12.25% 11.78%,资助金额分别 3 153 万元和 3 612 万元,占 NSFC资助茶学领域项目总经费(25 483.6 万元)的12.37% 14.17%;浙江大学、南京农业大学、云南农业大学和湖南农业大学 4 家单位,获得资助项目都在 20项以上,资助金额都在800万元以上,共获得资助项目数分别为 36 2424 项和 22 项,占 NSFC 资助茶学领域项目总数( 645 项)的 5.58% 3.72% 3.72% 3.41%,资助金额分别 1 365 1 079 899 万元和 1 010万元,占 NSFC 资助茶学领域项目总经费(25483.6 万元)的 5.36% 4.23% 3.53% 3.96%。其中,云南农业大学除在 2016 年获得 1 项青年科学基金项目经费 20 万元外,其余年份均是获得 1~4 项不等的地区科学基金项目。
2.4.2 NSFC 项目资助依托单位性质分析
在获得茶学领域资助项目的 155 家依托单位中,高等院校有 114 家,获得资助项目478 项、经费 19 039.6 万元,分别占 21 年间NSFC 资助茶学领域项目总数和资助金额的74.11% 74.71%,其中面上项目 220 项总经费 1 792.0 万元,青年科学基金项目 174 项总经费 3 927.2 万元,地区科学基金项目 71 项总经费 2 784.0 万元,其他项目 13 项总经费 536.4万元;科研院所 41 家,获得资助项目 167 项、资助金额 6 444.0 万元,分别占 21 年间 NSFC资助茶学领域项目总数和资助金额的25.89% 25.29%,其中面上项目 68 项总经费3 573.0 万元,青年科学基金项目 77 项总经费1 714.0 万元,地区科学基金项目 16 项总经费647.0 万元,其他项目 6 项总经费 510.0 万元。
2.4.3 NSFC 资助项目依托单位所在地区和茶区分析
按获得茶学领域资助项目的依托单位所在地区和茶区统计,全国共有 27 个省(直辖市、自治区) 155 家依托单位获得 645  NSFC资助(表 3),其中分布在 18 个产茶省的 121家依托单位获得 589 项、 23 283.2 万元资助经费,分别占 21 年间 NSFC 资助茶学领域项目依托单位数、项目总数和项目资助金额的78.06% 91.32% 91.37%;分布在 9 个非产茶省(直辖市、自治区)(北京,天津,辽宁,吉林,黑龙江,内蒙古,河北,甘肃,山西)的 34 家单位,共获得 56 项、 2 200.4 万元资助经费,分别占 21 年间 NSFC 资助茶学领域项目依托单位数、项目总数和项目资助金额的21.94% 8.68% 8.63%。我国大陆仅有新疆、西藏、青海、宁夏没有研究机构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茶学项目资助,而这 4 个地区均是NSFC 地区基金项目资助范畴。

 

1999-2019 年累计获得 20 项以上涉茶资助项目的省份有 10 个,其中贵州省(依托单位 7 家,项目 20 个,资助金额 777 万元;下同)、福建省( 8 24 863.1)、北京( 18 24850.4)、湖北( 11 35 1 468.1)、广东( 11 411 302.5)、湖南( 8 42 1 580.5)、江苏( 1456 2 189)、云南( 10 65 2 788)、安徽( 277 3 637)、浙江( 12 132 5 201)等,这些省市除北京外,都有开设茶学专业的高校或者科研院所,且都是我国名茶的主产区,也体现出我国茶学学科地区发展不均衡的现状。
2.5 NSFC 资助项目负责人情况分析
 1999-2019  NSFC 资助的 645 项涉茶项目的负责人情况进行分析发现,共有 511名科技人员获得资助,其中 425 人各获得 1项资助共计 425 项总经费 14 880.6 万元,占全部经费的 58.39% 88 人各获得 2 项及以上资助共计 220 项总经费 10 613 万元,占全部经费的 41.61%
1999-2019 年期间,在涉茶学领域中得到 NSFC 资助 2 项的共 58 人,获得经费 5 546万元;资助 3 项的 19 人,共获得经费 2 913万元;资助 4 项的 8 人,共获得经费 1 420 万元;资助 5 项的 3 人,共获得经费 724 万元。被资助多项的研究人员相对较少,资助对象分布相对较为分散。目前在优秀青年科学基金上仅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杨子银研究员在2019 年获得,杰出青年基金上仍未有突破。
1999-2019 年期间茶学领域各获得 2 项及以上 NSFC 项目资助的 88 位项目负责人,主要来自涉茶高校和科研院所,其中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 19 人,安徽农业大学 17人,南京农业大学 6 人,云南农业大学 5 人,浙江大学 5 人,湖南农业大学 4 人,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3 人,华中农业大学 2 人,华南农业大学 2 人、同济大学 2 人,云南省农业科学院 2 人,其余分别来自在福建农林大学、广西医科大学、哈尔滨医科大学等 21 家单位。
2.6 茶学不同学科分支中 NSFC 资助项目分布情况分析
 1999-2019  NSFC 涉茶资助项目在茶学不同学科分支的项目及经费分布(图 6)进行分析,发现涉茶项目研究关注重点在茶与医学健康、茶树种植资源与遗传育种、茶树生理营养与栽培、茶叶生物化学等分支学科,这个学科分支共获资助项目数 472 项和项目经费数 18 935.7 万元,分别占茶学总资助项目数和总项目经费数的 74.31% 73.18%。以上也反映出,与其他学科分支相比,这 4 个学科分支形成了一支稳定的、具备较强研究能力的研究队伍。部分学科分支如茶叶机械由于应用性太强,研究机构少,目前还没有获得过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也间接反映我国茶学领域在这方面的科研人才缺乏和原始创新能力弱。

 

讨论
我国是茶叶生产大国,但不是茶叶强国,成为茶叶强国须靠茶叶科技创新,茶学基础研究是茶叶科技创新的源头。根据 NSFC 资助茶学基础研究项目情况,能够了解我国茶学基础研究现状,通过梳理并发现存在的问题和不足,为提高我国茶学基础研究能力提供发展思路。
3.1 茶学作为独立学科被列入 NSFC 学科分类目录促进了学科基础研究发展
 2008 年以前,茶学学科未被单独列入NSFC 学科分类目录,没有专门的学科代码,茶学领域申请项目需要与其他大作物、植物领域竞争,获得最多资助的是2005 年的 16 项和2007 年的 12 项,其余年份在 10 项以内,且资助的项目分散在不同的学科领域。 2008 NSFC 学科分类目录进行调整,茶学作为三级学科列入一级学科林学( C04)所属二级学科分支经济林学( C0411 )下,学科代码为C041104;随后 2010  NSFC 设立医学科学部,生命科学部各学科代码与之进行调整,茶学学科代码调整为 C161104,依旧归属二级学科经济林学 C1611 2014  NSFC 学科目录再次进行调整,茶学学科名称变更为茶树培育,代码保持 C161104 不变; 2019 年在安徽农业大学、浙江大学、湖南农业大学、华中农业大学和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等的多位专家教授的共同努力下, “茶学正式归入园艺与植物营养学 ” ,获得二级学科基金申请代码“ C1504”,并设立三级代码: C150401 为茶树生理与栽培学, C150402 为茶树种质资源与遗传育种学和 C150403 为茶叶加工与品质形成。从图 1 可以看出,茶学学科列入NSFC 学科分类目录以后,促进了茶学领域 NSFC 项目的申请和资助, 2008 年茶学领域获得项目资助 18项(茶学学科 C041104 获得资助 4 项), 2009年茶学领域获得资助 29 项(茶学学科 C041104获得资助 7 项资助), 2011 年起,茶学领域资助项目数突破 50 项,茶学学科 C161104 每年资助项目数稳定在 2 位数, 2018 年茶树培育学科 C161104 资助项目数达到 24 项, 2019 年茶学 C1504 共资助项目数达到 32 项共 1 594万元经费,为历年最高,但当年项目数和经费数亦仅分别占 2019 年茶学领域资助项目数的50%和经费的 56.79%,说明目前涉及茶学研究的代码还不能满足当前有关茶学相关研究内容的需要,建议还可以增加类似茶叶质量安全、茶与医学健康等相关研究代码。
3.2 茶学基础研究薄弱缺少 NSFC 基金重点重大项目支持
茶学基础研究领域十二五以前获得国家资助的科研经费很少, “十二五以后资助经费逐渐增多,年资助项目经费达到 1 000 万元以上。但与其他作物相比,茶学总体来说,资助项目的项目数和经费数还是较少,从事茶学基础研究的科技人员总体来说占比还不高,1999-2019 年年均获得 NSFC 资助 1 项及以上的科研机构仅 6 家,表明茶学基础研究规模化水平还比较低,国内发表的高水平论文只有数篇,尚缺少引起社会关注的突破性成果。因此,茶学基础研究项目列入国家主流科技计划重点重大项目支持还很难,仍需要茶界共同努力。目前为止,茶学基础研究项目经费资助额度超过 100 万的只有 4 项。即 2009 年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高立志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云南联合基金项目资助的油茶、云南大叶茶和云南山茶种质资源的保护和比较功能基因组学研究 2011 年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高连明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NSFC)与国际农业磋商组织(CGIAR)联合资助的世界重要茶树品种及其野生近缘种的种质资源评价与遗传多样性研究 2019年安徽农业大学宋传奎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NSFC)与德国研究联合会(DFG)联合资助的茶树小分子 O-糖苷及 C-糖苷合成相关的糖基转移酶全基因组鉴定及功能分析以及 2019 年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杨子银研究员获得的优秀青年基金项目。 1999-2019 年累积总经费资助额在 1 000 万元以上的 5 家依托单位所有项目中,除安徽农业大学在2019 年宋传奎获得的 1 项国际合作项目外,其余项目均为面上或青年基金项目。
3.3 茶学 NSFC 资助学科分支间发展不平衡
从茶学不同分支学科受 NSFC 项目资助情况来看,受国家基金资助的项目分布很不平衡(图 6)。其中茶树遗传育种与种植资源、茶与医学健康获资助的项目最多,部分分支学科获得资助的项目年均不到 1 项,个别分支学科从未得到资助。由此也可以侧面反映出,茶学一些分支学科存在获得项目资助难或者从事该领域的科研机构和人员较少等现象。为了整个茶学的健康发展,需要解决分支学科间发展不平衡的问题。
3.4 茶学在国家杰出青年基金项目上有待突破
NSFC 青年科学基金项目促进了我国茶学青年科技人才的发展和培养。 1999 年以来,共有 251 名茶叶科研人员受到资助,其中部分人员进一步获得了面上项目的资助。 2019 年,茶学获得 1 项优秀青年基金项目资助,实现茶学在该项目上的突破,但至今尚没有获得杰出青年项目的资助,说明我国茶学基础研究水平还有待进一步提高,优秀青年人才的培养任重道远。
 
责任编辑:千鹤茶苗

上一篇:2020中国茶叶企业产品品牌价值评估报告 下一篇:没有了